北京瀚海域达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层出不穷更胜以往
创意
MORE CREATIVE THAN EVER

城市干道主辅路指路标志设计分析

发布日期:2019-01-23 10:03:59    来源:未知    作者 :未知    浏览量:31404
未知 未知 2019-01-23 10:03:59
31404

针对城市干道主路及辅路的指路标志存在的诸多问题,参照国内最新指路标志设计标准,以成都至双流县机场的机场路段为研究对象,结合成都市2014年起实施的地方性指路标志设计标准,对现有指路标志进行改进与优化设计。优化后的指路标志弥补了原标志的不足,强调道路情况复杂时重要道路信息的选取,将主路指路标志中箭头外的道路信息统一为相交道路的路名,辅路标志信息突出表达“火车南站”这一目的地,同时将主干路与支路信息分层处理,并在临近“机场立交”的最后一个交叉口添加机场立交的告知信息等,可为类似城市道路指路标志的设计提供参考。

关键词:城市干道主路;辅路;指路标志;设计

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在机动车保有量高速增长的同时,交通设施建设相对落后,阻碍了中国高速机动化的发展进程。指路标志是交通服务管理设施之一,向道路使用者传递路名与地点信息。人们在驾车出行时,能否正确完整地获取有效路网信息,直接关系到驾驶操作的合理性。指路标志除应重复显示一些重要信息外,还应保证设置于合理位置和具有良好的视认性,以充分发挥其指路作用[1-2]。合理设置指路标志,不仅可以保证交通流的连贯畅通,还可以避免交通事故、防止道路拥堵、美化道路环境,从而提高城市整体形象,反映城市的管理水平和现代化程度[3]。本文指出目前指路标志存在的问题,并以成都与双流县机场间的机场路为例,对主辅路指路标志进行优化设计。

1现有指路标志设置存在的问题

经过大量调研发现,现行的指路标志普遍存在以下几点突出问题:1)交叉口处指路标志的前置距离不足。交叉口指路标志的设置,应能使道路使用者在接近交叉口前一定距离处提前看到,尤其是较为复杂的道路交叉口,人们应该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判断和反应,但目前指路标志大多因施工方或其他因素导致前置距离不足[4]。2)信息载荷过大。相关研究表明,指路标志信息量增加会导致注视时间显著增长。在车辆高速行驶的情况下,注视时间过长往往会加重视觉负担,对安全行车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应根据道路设计行车速度确定指路标志的合理信息量[5],而不是追求向道路使用者传达过多的信息[6]。3)设计不规范。实地调查发现,目前指路标志的版面设计风格在各个城市各有异同。部分城市交通部门没有合理规范指路标志标准,导致指路标志出现字体、字号、颜色不符合国家标准,或是标志版面多种多样等现象。不同的设计风格会对道路使用者把握标志规律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从心理角度来说,复杂多变的风格会使驾驶者产生不稳定情绪,进而影响行车安全。4)重要指示信息量不足。城市建设规模不断扩大,城市路网逐渐完善成型,在路网配套信息缺乏的情况下,当前指路标志仍采用单一针对单条道路发布当前所在地点的交通信息,存在信息量不足、重要交通信息遗漏等问题,不能有效引导出行者充分利用现有路网,进而无法有效发挥指路标志在路网中均衡交通流的作用[8]。

2典型路段指路标志分析

2.1典型路段

经过多次实地考察与资料研究,选择成都市区与双流县机场交通往来的机场路段作为研究对象,该路段起于机场路与临港路交叉口,终于机场立交,并由此通往成都绕城高速、火车南站西路以及双流县车管所。该路段车流量大,是双流县及双流机场通向火车南站与人民南路的主要干道,全路段长约2.9km,采用快速路设计标准,设有3条主车道,2条辅道以及1条非机动车道。设有3个十字型交叉口(机场路-长江路,机场路-珠江路、文昌路,机场路-希望路、顺风路)以及2个丁字型交叉口(机场路-黄河北路、机场路-黄河中路),共设有9处指路标志,其中主路指路标志5处,辅路指路标志4处。选择路段内主辅路标志的位置分布如图1所示,主辅路标志如图2、3所示。

2.2现状分析

2.2.1指路标志信息的连续性

在主辅路的指路标志上,火车南站作为直行方向唯一的交通信息,是该区域重要的地标性地点[9],在连续直行的道路上将火车南站作为最重要信息高频出现,此信息的连续性较符合由双流机场进入成都市区车辆的指引需求。同时在前后相邻的交通标志上注意保证连续性(如临港路在图3a)和图3b)中连续出现;大件路在图3c)和图3d)中连续出现)。这样的设置保证了驾驶员对道路信息的正确理解和准确判断,在保证连贯性的同时起到指路标志的引导作用。辅路指路标志方面,在交叉口右转方向上,机场路-长江路交叉口(图3a))与机场路-黄河中路交叉口(图3b)均提示右侧道路通达道路为临港路,而在机场路-文昌路、珠江路(图3c)与机场路-希望路、顺风路交叉口(图3d)),指路标志提示右侧道路通达道路为大件路(图3d))。实际情况是,机场路南侧(道路行进方向右侧)相交道路,即长江路、黄河中路、珠江路、顺风路这4条道路均可通达临港路与大件路。只是,与长江路、黄河中路通达的临港路三段相比,珠江路与顺风路所通达的临港路四段、五段由双向四车道变为双向六车道,单向各增加了一条非机动车道,道路安全性降低了。同时,大件路作为成都市货物运输的动脉道路,其道路信息的重要性相对临港路高出许多。若按原辅路指路标志,从机场路-珠江路交叉口去往临港路时,只能掉头回到前2个交叉口(即长江路或黄河中路交叉口)后再去往临港路,而不知从机场路-珠江路交叉口右侧直接通达临港路;从机场路-黄河中路交叉口去往大件路时,必须从机场路-黄河中路交叉口驶往机场路-珠江路、文昌路交叉口后,再右转驶往大件路,而不知从机场路-黄河中路交叉口直接驶往大件路。辅路指路标志的不连续性,将会造成不必要的交通延误。

2.2.2指路标志信息的规范性

规范道路信息表达,可以避免给道路使用者带来困惑和误解,主要体现在符号的使用和信息安放位置等。表达过程中,遵守规范主要体现在保持一定的规律性,让同一种表达形式有且只有一种特定的含义,让道路使用者更加快速准确地理解指路标志所传达的信息。主路的指路标志采用箭头加路名的简单表达方式。这种表达形式,使机场路出现了两种含义。在机场路与黄河北路交叉口(图2b))、机场路与黄河中路交叉口(图2c))以及机场路与希望路的交叉口(图2e)),主路的指路标志箭头所指为与机场路相交道路的名称;在机场路与长江路交叉口(图2a))、机场路与文昌路、珠江路交叉口(图2d))以及机场路与顺风路的交叉口(图2e)),主路箭头所指的道路均不是机场路的相交道路,而是相交道路的通达道路。主路指路标志中出现这样两种表达方式,在阅读沿路的标志时容易产生疑惑,对是否变更道路与否产生犹豫。

2.2.3指路标志信息的正确性

指路标志信息的正确性应当作为设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其正确性直接关系到指路标志服务功能的实现[10]。错误的指路标志不但可能导致道路使用者的误判,造成行车延误,甚至存在更多不确定的因素[11]。在机场路与希望路、顺风路交叉口(图3d)),辅路指路标志显示沿辅路行驶可以通达火车南站的标识不合理,会导致车辆一直沿辅路行驶到达双流县。从机场路与希望路、顺风路交叉口按辅路指路标志沿着辅路继续行驶约200m,此时辅路与主路出现一个交汇口,并且此处没有设置任何提示标志。倘若驾驶员仍按照此前指路标志提示的沿着当前辅路行驶,再过约200m辅路到达机场立交下,此处为机场路的终结点,辅路也在这里一分为二:左转掉头通向机场路对向车道;右转则进入双流县的城乡低等级道路,前方主要目的地为双流县车管所。调查表明,大部分客运行业的当地司机都知道之前辅路出现的主路交汇口需要左转汇入主路才能通往火车南站方向。那么对于道路信息陌生者来说,会使去往火车南站的乘客一直沿辅路行驶而到达双流县。

3典型路段指路标志的优化设计

路段各交叉口间距均在700m以内,最小的只有430m左右,因此若设置交叉口预告标志(即用以预告前方交叉路口形式、交叉公路的编号或交叉路口的名称、通往方向信息、地理方向信息以及距前方交叉路口的距离等),加上必须设置的交叉口告知标志(告知在某段时间内会出现的特定信息),则会导致指路标志设置过量,适得其反[12]。因此,将所有指路标志均按告知标志设计,设置地点位于交叉口前30~80m处。

3.1版面尺寸规格选取

根据文献[13]中给出的信控路口告知标志版面规格,汉字尺寸均取35~40cm,英文尺寸取20~25cm。在充分考虑驾驶员视认性的基础上主路标志的汉字尺寸取35cm×35cm,英文尺寸取20cm×20cm[14]。考虑到出行者的视认习惯,字体及文字排版方式均与道路现存指路标志相同。辅路告知标志的尺寸为200cm×100cm,主路告知标志的尺寸为200cm×112cm的长宽标准,添加的主辅路出入口告知标志的尺寸为200cm×280cm[15]。衬边等尺寸均按照文献[16]中的规范选取。

3.2优化后的指路标志

对原指路标志进行优化设计,将主路指路标志中的箭头外的道路信息统一为相交道路的路名,如图4所示。同时,辅路标志按照标识在箭头中的信息为交叉口相交道路的道路名称或编号;标识在箭头外,箭头所指向的信息为交叉口各交叉道路所能通达的地点、道路或公路的编号或名称[17-20],对辅路指路标志进行优化,如图5所示。

3.2.1信息分层处理

在各层信息的选取中,火车南站为重要交通枢纽,车站等级为客货特等站,设置为当前道路前方的A层信息,并居于标志牌最上面;大件路、临港路、武侯大道为主干道,机场立交为大型立交桥,均设置为B层信息;与机场路相交的各道路均为次干路或支路,设置为C层信息。在信息选取过程中,机场路上出行者的前行方向主要目的地即为火车南站方向,因此将火车南站这一A层信息作为前方的主要提示信息(如图5所示),并在临近机场立交的最后一个交叉口添加机场立交的告知信息(如图5e)所示),用以提示驾驶员做好进入机场立交的准备。

3.2.2信息连续性优化

机场路与长江路交叉口(见图5a))本应选用Ⅰ类版面,即相交道路的通达信息需要设置近信息与远信息,但因左右侧通达道路信息均只有1条,因此设置临港路与学府路为通达道路。机场路与黄河北路的交叉口设置学府路为通达道路(见图5b)。机场路与黄河中路的交叉口(见图5c))属于主干路与次干路的信控交叉口,按照标准应选用Ⅰ类版面中的告知标志版面。因此,选择将临港路与大件路一同放置在右转方向通达信息中。一方面保证了与前一个交叉口(机场路-长江路)对临港路指示的连续性,同时又与后面相邻的机场路-珠江路和机场路-希望路两交叉口保持连续性指引大件路,也在“机场路-黄河中路”交叉口提前告知驾驶员大件路信息,完善了交通标志指示信息的连续性。机场路与珠江路、文昌路交叉口(见图5d))为主干路与次干路的信控交叉口,选用Ⅰ类版面中的告知标志版面,右转相交道路为珠江路,通达道路的近信息为临港路,远信息为大件路,左侧由于通达道路只有武侯大道,因而只设置了一条信息。在机场路与希望路、顺风路交叉口(见图5e)),由于顺风路属于支路,虽然交叉口为信控,但因等级过低,车流量很少,集散功能差,右转箭头外只能放置一个路名信息,因此选择了大件路为通达道路信息,并且保持了之前交叉口中大件路信息的连续性。

3.2.3信息表达形式优化

图形作为一种简要的表达方式,道路交通标志大量信息都可以用图案或符号来表达[21]。相比于要求文字的简洁性和准确性,符号和图案更具有直观性和单义性,另外图案还更形象和通俗[22]。图案与符号一目了然,不易发生误解。因此,有必要在指路标志中尝试使用一些通俗易懂的图案或者符号,减少文字的数量[23]。在机场路中,选取路段内的直行方向一直以火车南站作为通达目的地。火车南站作为一个可以使用图案表达的地名信息,将火车站的通用标识用于辅助表达火车南站这一地点信息,增加视认性与辨识速率,引起出行人员的注意。

3.2.4信息的正确表达

遵照新道路交通标志规范,在原主路交通标志的左上角均加上了“东”以提醒驾驶员前进的大方向。统一的表示方式更有利于标志的统一协调,增加标志的可读性。原机场路-文昌路交叉口的主路标志用“珠江路”替换了“大件路”,原机场路-希望路交叉口右向用“顺风路”替换了“大件路”,使所有主路指路标志箭头外所标识的信息均以转向后到达道路名为准。在“机场路-希望路、顺风路”交叉口主辅路出入口添加了“机场立交”告知标志,即用于指引辅路车辆汇入主路从而驶向之前辅路指引的“火车南站、机场立交”方向。这样的表达一方面与前方“机场路-长江路”“机场路-黄河北路”“机场路-黄河中路”和“机场路-珠江路”各个交叉口保持好的连续性,另一方面也提醒此处欲在主辅路叉口进入“机场立交”的车辆及时变换车道。去除了希望路通达武侯大道的标识(图5e)),这是因为欲通往武侯大道,应在“机场路-珠江路”交叉口处左转进入,如果到了“机场路-希望路”交叉口反而要绕路进入武侯大道。

4结论

结合国内外研究成果,以国家规范和地方标准为参考,设计了主辅路指路标志。1)将主路指路标志中箭头外的道路信息统一为相交道路的路名。去掉标志牌中一些不重要信息,以有利于出行者在交叉口选择对应的车道进行驾驶操作,在较短的反应时间内进入正确的相交道路。统一的表示方式更有利于标志的统一协调,增加标志的可读性。2)机场路与黄河中路的交叉口,右侧相交道路同时通达临港路与大件路,在契合规范中关于交叉口类型所对应的指路标志版面情况下,兼顾了指示临港路与大件路信息的连续性。在保证突出关键指向性目的地“火车南站”的条件下,优化了道路情况复杂时重要道路信息的提取,确保交通安全。3)在机场路-希望路、顺风路主辅路出入口添加了“机场立交”告知标志,提醒此处欲在主辅路交叉口进入“机场立交”的车辆及时变换车道,从而汇入主路驶向之前辅道指引的“火车南站、机场立交”方向。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010-13581700352
电话:
微信:
邮箱:
北京市房山天星街1号绿地启航国际16号楼6层
地址:
Copyright © 2018,www.hhyd.com.c,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